“火焰蓝”的方舱日记:当我们再次逆行……

这是身在上海抗疫一线的几名消防队员的方舱日记。在抗击疫情的关键时刻,他们义无反顾,奔赴抗疫一线,在方舱中驻守……这几篇日记,字里行间透露着力量与温暖。从中,我们不仅能够感受到他们对抗疫必胜的决心和信心,还有对“岁月静好,人间皆安”的期盼与祈愿。

“疫情就是命令,防控就是责任”。3月26日凌晨,接上级行动指令,周渡站战“FENG”突击队迅速集结,星夜赶赴世博展览馆集中收治方舱医院,实施24小时全程驻防任务。

我深知此次任务的重要性和艰巨性,在疫情防控最关键的时刻,我们为生命坚守!

4月9日早上7点,我们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了。车辆、住宿点、厕所、浴室,甚至走过的地面……每一处角落都要进行全面消毒,这项工作必须细致,不能留下任何死角,才能有效保证大家的健康安全。

每天的6次消毒都是由消防员许成鸿进行的。他总是将消毒液提前准备好,到点后就背着消毒喷壶,认真地喷洒着每个角落,每次消毒都要花费半个小时,在消毒完后,许成鸿总会笑着说:“走了这么多的路,就当开小灶加练,正好减减肥啦。”

由于疫情影响,我们的许多工作只能通过手机视频的方式来开展。但是对于有着7000多名无症状感染者的场馆,我们不能有一点马虎。在我们的工作群中,线上点名、“一点一”方案研习、帮扶指导微站开展消防工作以及对消防控制室值守……这些都是我们必须严格落实的。我时常跟兄弟们说,“危险可能在我们不经意间就会发生,只有不厌其烦地把工作做到位,才能把危险源头扼杀在萌芽中”。此次任务特殊,虽然警情不多,但是我们没有丝毫放松。

晚上7点,周围人少了,每日固定的体能训练也就开始了。为避免被感染的风险,我们每个人都必须佩戴口罩,以轮转进行、错位训练的模式开展训练。训练的内容有跳绳、折返跑、深蹲、俯卧撑,主要训练的目的就是为了储备良好的体能,以便更好地处置突发状况。别看平时大家对训练科目都很熟悉,但是因为口罩的缘故,几个来回就气喘吁吁,大汗淋漓……

现在是23时20分了,静下心来回想这一段时间的工作,事情有多有少,心里有苦有甜,但我感到十分充实。现阶段面临的压力也越来越大,因为每隔三四天就会听到我们生活的周围有工作人员确诊的消息,再加上此次任务带了两名新消防员。我一定要发挥好“老大哥”的带头作用,让我的兄弟们安安全全地完成好此次任务。

3月27日晚上11点,我接到单位电话,告知我世博方舱医院即将启用,需要我们世博消防救援大队派出力量24小时驻防。得知消息后我便主动请缨,由于时间紧任务重,还未再好好看一眼熟睡的女儿,我便匆匆离开了家,1小时后赶到了世博方舱医院。

到了驻防地点,一系列问题便迎面而来——方舱医院日常防火如何落实?一旦遇到火灾等突发情况如何快速处置?防火宣传如何开展?在做好消防工作的同时如何做好自身防护?……忙碌着思考着,不知不觉就已到了凌晨三点,第一夜我们就睡在了驻防消防车里,车内的呼噜声此起彼伏。思考着接下来工作,我久久无法入睡。

这次的驻守任务是24小时全程看护世博方舱医院,我深知责任重大,丝毫不敢懈怠。顾不上休息,第二天一早我便开始忙碌着完善灭火应急预案、开展消防设施测试巡查等工作,我心中下定决心:一定要确保这七千余名患者和一千余名医务工作人员安全。

起初几天,总有朋友发来消息:“上海不是封控了吗?你怎么还是每天两三万步?”看到身边医务人员匆忙的身影,我知道比起这些白衣为甲的天使,我不是最累最辛苦的那个,在我身边还有很多人在日夜坚守,与病毒赛跑,不管是每天走三万步的人民警察、还是走四万步的医护人员,我们只有一个共同目标:抢先病毒一步!

这些天最大的感悟是:在方舱医院的每一分每一秒都需要打起万分的精神。尽管我们采取了全套的防护,可是密集与患者接触,身边的工作人员还是有感染,但没有一个人选择退缩。我们驻防点最小的队员代世杰说:现在全上海都在为疫情防控努力,我们也必能克服一切困难,为这座城市尽一点绵薄之力。

今天做完最后一轮防火巡查已经快11点了,还未回到住宿点,妻子便打来了视频电话。也许是昏黄闪烁的路灯、也许是眼睑久不见消退的麦粒肿,听到3岁的女儿在电话那边叫着“爸爸、爸爸”,眼角不知怎的就湿润了。我们身边的很多医生、护士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回家,也有一些消防队员甚至三个月没有回家,我们都在为这座城市的复苏努力着,我们也相信属于上海的春天即将到来!在这场疫情防控的大考中,无论是我们忠诚的“火焰蓝”还是纯洁的“天使白”,“逆行者”众志成城,我们就是病毒无法摧毁的堡垒!

23时19分,我用手机记录下这忙碌充实的一天,致敬坚守在抗疫一线的党员干部、广大志愿者。虽然身体很疲惫,但我知道6小时后便是日出,是新的开始,胜利的曙光就在前方!

终于结束了今天的任务,现在已是17日的凌晨,看看自己的黑眼圈和未读的微信消息,这些天的经历历历在目。

4月13日中午接到要进驻方舱的消息,我便主动请缨,当天下午便开始了入舱前的培训考核。虽然之前也穿过医用防护服,但进入方舱工作对穿脱防护服的要求高了很多。为了尽快能投入到工作,我们一遍遍反复练习。练习穿脱的中途,手机一直在震动,担心自己拖了团队的进度我就一直没敢拿出手机,一直忙碌到了晚上才给父亲回了电话。听到父亲说母亲因为心包积液再次住院,我的心里顿时一阵忐忑,我向父亲承诺,疫情结束就第一时间回去看望母亲。因为担心母亲挂念我,我没告诉父母自己主动申请进入方舱工作。待疫情结束,我想父母一定不会责怪我,一定会为我感到骄傲。

我主动申请进入人数最多、情况最复杂的H1舱,进舱后便第一时间投入工作。检查消防设施、紧急疏散通道、检查用电安全情况……舱内一圈下来,汗水早已湿透了衣服。可是想到自己的工作,我又觉得付出很值得。进舱的前三天,我组织张贴消防海报500余张,收缴大功率电器6个,组织清理违规搭建的床单30余处,为方舱的安全消除隐患,这是我的职责。进驻初期人员紧张,两天内我和同组的队员进舱18个小时,黑眼圈成了“标配”。包裹了两层防护服,身体体感异常闷热,为了不耽误工作,我们进舱前2小时就停止喝水,舱内闷热,汗水浸透衣服,嘴唇干裂难受,但我们都觉得再辛苦也值得,为了“小家”更为了“大家”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