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亲爱的》原型儿子称不留亲生父母身边 两边都是父母

【亲爱的原型儿子称不留亲生父母身边】寻子电影《亲爱的》原型中,张译扮演的角色吸引了无数人的眼泪,这个角色原型就是孙海洋。

2007年10月,孙海洋带着儿子和太太来到深圳,开了一家包子铺。当月3号开业,选址是因为旁边就有幼儿园,希望能方便照顾孩子。10月9日晚,4岁的儿子孙卓在家附近被拐骗,跟着陌生男子消失在了监控中。孙海洋打个盹儿的功夫,闭眼睁眼间孩子没了。从此,孙海洋开始了漫漫寻子路。

2007年至今,孙海洋走遍了大半个中国,卖房,把包子铺招牌名改为:20万重金寻子,希望能有奇迹。

深圳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在认亲仪式上介绍,14年来,深圳警方一直高度重视此案,持续侦办。2021年10月,深圳警方在侦办一种被拐积案中,发现山东聊城市阳谷县男子吴某某有作案嫌疑。与此同时,经人像比对,阳谷县一男孩与被拐的孙卓高度相似,后经DNA比对,该男子就是孙卓。

在接受央视的采访中,孙卓说,他现在正在聊城阳谷上高中,成绩属于中上游。“有一天,把我叫到办公室,来了两个人,很友好地和我握手,我大脑一片空白,有点蒙。”他说,现在的家里还有两个姐姐,小时候,大姐曾对他说,他是“捡来的”,不是亲生的。孙卓以为姐姐在开玩笑,现在才知道是真的。

聊到亲生父母,孙卓说,“其实我心里有点愧疚,压力比较大,和几个很好的朋友说过这个事,他们说我的亲生父母找了这么多年,是很疼我的。我也谢谢他们,他们一定很辛苦。”但孙卓直言,自己感到很愧疚,他不会留到亲生父母那边,“他们应该会很失望吧”。孙卓说,现在的父母不管怎样,养了他十几年……“现在多了一个家,这边是我的父母,那边也是”。

《亲爱的》电影结尾,孙海洋要求把他的电话附上,导演陈可辛曾有过顾虑,因为这样可能会接到很多骚扰电话。但孙海洋有自己的坚持,他希望找到孩子的机会,能多一分,哪怕一分。

人贩子带着孙卓走过的路,孙海洋走了一遍又一遍,十几年过去,依旧能说清楚丢的地方、时间。孩子当年的衣服和玩具,夫妻都保存着。

这14年,孙海洋生活在自责中,原本孩子在老家,为了给他更好的生活,带到深圳。如果当时没有把孩子带到深圳,如果当时自己没有打盹?

警方办案的时候,通常会安慰家长们,要过好自己的生活。但他们都清楚,失踪的那天是家长的噩梦,那一天会一天天不断在脑海里重复。午夜梦回,深夜痛哭,是每个失去孩子的家长的共同经历。

孙海洋的微博名叫“孙海洋寻儿子”,十几年来,发的每一条微博都是和寻人相关,有为自己打气的:十几年来逢人就在告诉我,孙卓一定找得到的,让我自己也一直信心满满,手上还拿着人贩子照片,监控视频看了千百遍,精神不倒,相信一定找得到的。

有转发其他寻找被拐儿童亲人的:郭振被找到,又一名寻子兄弟解脱了,结束了寻子路,可喜可贺,未来可期……

他在微信建了个群,里面帮着他一起寻子的亲友有小一百人。每次印了传单,有人主动出时间精力帮他一起发,哪里有相关新闻,群里也会第一时间分享。

见面那天,安排在央视《等着我》节目中,孙海洋坐在现场,视频中的他紧握双手,神情有些紧张。

见到孩子的那一刻,孙海洋号啕大哭,宣泄自己的情绪,直播间不得不切换画面,现场工作人员安慰这位父亲激动的情绪。他一直抱着孩子,数次试图举起比自己高的孩子,妻子彭世英甚至都没能给孩子一个完整的拥抱。反而是孙卓,轻拍父亲的后背,给他安慰。

2007年与孙卓一同在深圳市南山区被拐的符建涛已在山东寻回。在买家与当地警方的协助下,孩子户口上改名为吴某某。符建涛对小时候被拐经过还回忆得很清晰,知道自己曾经是叫建涛的。那个时候,他可能已经有预感,离梦圆不远了。

警方公开的通报显示,在公安部“团圆”行动刑事技术集中比对会战专班和广东省公安厅会战专班的努力下,专案组于今年9月至11月期间,先后发现并确认2名山东籍男子和1名湖北籍男子系当年被拐的符某涛、孙某、杨某弟。发现相关线索后,专案组迅速派员赴山东、湖北开展顺线追踪、案件侦破工作。在山东、湖北公安机关全力协助下,初步查明受害人符某涛当年在居住小区玩耍时,被犯罪嫌疑人吴某龙拐走带至山东聊城其二哥吴某玉家中抚养至今;孙某被吴某龙拐走后,经亲戚介绍被送给聊城的国某立夫妇抚养;杨某弟被犯罪嫌疑人曹某坤拐走后,被湖北恩施田某抚养。在掌握相关犯罪事实和证据基础上,公安机关成功将吴某龙等9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,目前相关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。

公安部消息,截至11月30日,今年以来公安机关成功侦破拐卖儿童积案290余起,抓获拐卖儿童犯罪嫌疑人690余名,累计找回历年失踪被拐儿童8307名,其中失踪被拐人员与亲人分离时间最长达74年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